我这个人和别人约炮不一样,我发现玩不了一夜情,不爱去夜店,也没有钱
  虽然渴望过,但是,一来怕有病,二来,我还是适合感情炮,不管是朋友也好,暧昧情人也好。
  我更渴望的是,有一个朋友,没有经济负担,彼此信任,不需要负责,能做爱。
  2013年我一直朝这样的方向撩妹,当然都是没有坚持,一直没成功,通常都是认识了,就懒得持续升温,为什么呢,主要还是因为穷呀,吃饭钱我都不舍得。
  也是2014还是2015年,不记得认识时间了,一个教师妹纸通过微信(那时候我刚玩微信)附近的人加了我,那天她来到省城培训,喝酒了,第一次玩附近的人,第一次加了陌生人,就是我。
  我开始以为是酒托(受骗过1次,花了200多,酒托要点酒的时候,我立马醒悟,结账走人),后来观察了朋友圈,确定是一个正常可爱的妹纸。
  于是约出来吃饭,她以为是约炮,不同意,我真诚的表达,就是吃饭,才出来,我们咖啡厅吃简餐,算是认识了。
  她回到旅游城市继续做老师,我们在微信断断续续聊了1年多,从陌生人,到彼此信任,她喜欢谁了,和谁做爱了,怎么做,都聊。
  这个妹纸也长相70分,身材60分,属于可爱型,acup,逼毛多,性欲极强,双性恋,更爱和女人做,后来因为和她一起8年的s出轨,受了极大的伤害,现在貌似正常了不少,总算想交男朋友了。
  这个妹纸很有个性,她会因为喜欢一个人,立马和她做爱,也会因为不喜欢一个人,怎么追她都没用。
  我属于她的好朋友,我们熟悉了后我就告诉她,我需要一个能做爱的朋友,她也说过,她喜欢另一种类型的,我这种只适合做她闺蜜。
  我对她很好,她也知道我想睡她,但是苦于不愿意失去我这个朋友,没用拒绝也没有同意。
  她为人仗义,她们的圈子朋友都很仗义,我和她成为朋友的时候已经是老司机了。
  我跟着亲戚经历了人生第一波生意上的成功、失败、平淡的洗礼,接待各种天朝官员,有钱老板很多,一句话就是,见过了市面,并且知道了x吧,91,1024,会所,私密(好像这个不存在了)等等,就是艳遇少,但是不妨碍我比很多人更清楚社会的现实。
  我的圆滑给了妹纸不少压力,包括她没钱还信用卡,我穷都想办法借了3000,也没打算让她还,毕竟我欣赏她的人。
  我一直要求她发一张逼照给我(我和妹纸的关xi是无所不聊,哪怕我说我想艹你,她也是笑笑说不行,不想失去1个朋友),可能是迫于我的聊天给的一些压力和平时我对她不错,她同意发了,确实毛多,就一张。
  某一天她要去内蒙支教,要去半年,准备走了,某天晚上,我刚打完飞机,第二天我随口说:我半年后才有机会撩你上床了,结果她说一句,你现在过来,我给你。
  我真他妈日了狗了,又是打飞机后来艳遇,立马赶动车3小时,然后开房,聊天,喝酒,洗澡。
  悲剧发生,我不够硬,当时从来也没想过吃玮哥这种东西。
  舔了她的逼,没看清楚,只记得还行,没有任何异味。
  艹进去的时候,不到1分钟软了,没状态,她也没状态,以往一有人亲逼,就流水,那天她居然没水。
  大家都尴尬。
  约定半年后继续。
  结果妹纸情绪化比较严重,说不希望再和我保持这样的关xi,她说觉得很累,我也有些生气加抱歉,我这个人原则是你情我愿,不增加彼此负担,虽然我们算朋友,但是我的出发点一直都是,只为了和她上床,友谊第二,相对于她对人真诚,我有些目的性过强。
  交集了近2年,我们不联xi仅因为她一瞬间的不好的感觉,所以我有些生气。
  不是我编故事,事实就是如此,耐心和篇幅有限,我无法那么准确的表述当时的精神感受和具体聊天情况,毕竟聊了很久导致的杯具。
  抱歉。
  虽然还能加她回来,但是我也有些小脾气的.